<cite id="dtdjv"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video id="dtdjv"><menuitem id="dtdjv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dtdjv"><video id="dtdjv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tdjv"></var>
<cite id="dtdjv"></cite>
<var id="dtdjv"></var><cite id="dtdjv"><video id="dtdjv"><thead id="dtdjv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dtdjv"></var>
<cite id="dtdjv"></cite><cite id="dtdjv"><strike id="dtdjv"><thead id="dtdjv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video id="dtdjv"><menuitem id="dtdjv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strike id="dtdjv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dtdjv"></cite>
Discuz!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资讯

订阅

(完整版)(江沫然程烈)+《艳火燃情》在线阅读全文

2020-04-08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评论: 0

摘要: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4月8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▲《艳火燃情》小说免费阅读,人气新番书籍,无删减,不弹窗......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8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▲《艳火燃情》小说免费阅读,人气新番书籍,无删减,不弹窗,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幻神书庄】回复【123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《艳火燃情》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 第七章那就试试吧 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能感受到程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所透露出的不快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尽管他表现得并不明显,但她向来注意他的情绪变化,早已摸出规律。当他时不时就去摸袖口,且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,那就代表他当下的心情不算太好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注意到,他今晚一共摸了袖口十六次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心情不好,就在她模糊了自己和廖岐杉的关系之后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有了这个认知,沫然说不上高兴,也谈不上讽刺——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有些累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没回来时她完全可以将他当做是自己的意难平,日思夜想,连做梦都是他的身影。现在他回来了,还主动站在了她的面前,却不表示她就必须得上赶着去讨好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念念不忘,不等同于卑微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凭什么面对他的主动示好她就要接受呢?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不欠他的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所以也不想去揣测他各种微表情背后的用意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叹声:“程烈,我累了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一语双关,程烈不会听不出来。但他既然决定回来,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。他佯装自己只听出了表层意思,从容道:“我送你回去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懒得计较,提醒他:“你喝酒了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有人开车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等等,”沫然想起一个问题,“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那里的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也不瞒:“唐嘉莉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咬牙,叛徒!     
      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晚间的风有些冷,沫然缩了缩肩膀。下一秒,一件外套披过来,她抬起头,与程烈的脸距离不过三指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看你冷?!彼?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的呼吸离自己太近,沫然别开脸,“谢谢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其实仔细想想,在一起的时候程烈不是没有体贴过的。天冷加衣,肚饿喂食……只是那会儿的体贴更倾向于责任,关乎男朋友这个身份的责任。而今俩人没了关系,他不过给她披了件衣服,她竟动容得想哭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好在司机很快将车开近,她借机揉开鼻酸,坐好后就把外套脱了下来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然而外套递过去,程烈没接,“盖着腿吧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不再忸怩,默默把外套搭在了腿上,脸上满是疲惫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车里有第三个人的存在,俩人一时没有交流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车厢静谧,沫然昏昏欲睡,在脑袋不受控制地往程烈那边倒去时猛然惊醒,她无意识地小声嘟哝:“不好意思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蹙眉,似是不满她的客套。他沉吟片刻,终于问出自己一整晚下来最想问的问题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弄弄,我回来,你是不是不高兴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酒精养出的瞌睡虫在点头那瞬就被赶跑,沫然垂眸摸了摸温暖的外套,许久才平静地陈述起事实:“我们已经分手了?!狈凼瘟艘煌砩系奶?,也该把事情搬到明面上来谈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话音刚落,车子急刹,前排传来司机的声音:“不好意思,红灯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车子停稳,程烈无视了这点小插曲,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抓起滑到膝盖的外套,看着他,如实回答:“我不知道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那就是高兴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不解,“我说不知道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除非是绝对否定,其他的答案在你这里都是肯定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……你以为你很了解我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是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被气笑,这才有了与前任对话的剑拔弩张感:“既然你了解我,那你也一定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和你说分手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被堵得一噎,想道歉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的罪名磐竹难书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程烈,”沫然语气沉沉,“过去的事情,我们就让它过去吧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说来可笑,放不下他的人是她,劝他放下的也是她。她活得一直很矛盾,主动追求,再主动分手,什么时候都是她在说—— 
      他却不一定会听。
      “如果我说不呢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话是疑问,口气却太过笃定。他笃定自己会低头,沫然眯了眯眼,心中涌起一股冲动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是么?那就试试吧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眸中闪过一丝惊讶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倨傲地抬了抬下巴:“不用送我回去了,直接去你那边就行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再淡定寻常不过的语气。
      第八章不要停    
      完全不顺路,车子乘着夜色拐了一大圈,最终停在了西州有名的麒盛酒店大门前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酒店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嗤笑出声,“程烈,你变直接了很多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面不改色地解释:“房子还在找,这段时间我都住在酒店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哦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误会一场,沫然也不尴尬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能站在这里,已经足够荒唐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电梯里,在得知程烈在这里续了一个然的套房之后,沫然心口一痛,倒不是为别的,纯粹是觉得自己这两年混得着实太差。前男友挥金如土,车上百万还配司机,而她负债累累,存款连五千都不到……这个现实未免也太过残酷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怎么这个表情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扯扯嘴角,“没什么,就是感慨一下人和人之间的阶级差距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微顿,反应过来,笑:“误会了,酒店是公司那边安排的,车和司机也一样,都不是我的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现在就能有这个待遇,这些对你来说只是迟早问题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想再说,她恹恹打断,“到了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……”从重逢到目前为止,程烈在沫然这里屡屡碰壁,像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遭。但他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甘之若饴。    
      只要她还愿意给他机会,让他做什么都可以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如果沫然知道他心中所想,八成会冷笑评价,这人还真是犯贱体质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比如程烈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也比如她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套房分里外两间,沫然将手包放在茶几上,没有理会程烈,径直去了浴室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出来时脸上还挂着水珠,肌肤瓷白,红唇饱满,见程烈还是进来时的姿态,她问:“你要不要洗澡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长了一张很迷人的脸,嘴角带着点痞气,眉眼却禁欲自律。他眉骨偏高,山根挺直流畅,显得眼窝尤其深邃,偏偏人是冷的,用得最多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,看什么都带着轻微的审视,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学生时代很多人奉这样的他为高岭之花,那个时候,人人艳羡能和他在一起的沫然??伤遣恢?,就算是谈了恋爱,高岭之花,也依旧在高岭之上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今天的程烈太过平易近人,沫然总有种不真实感。不过现在她放心了。因为在她问完那句话后,程烈就彻底摘下了伪装的面具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弄弄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这才是他,冰冷又古板,无情无欲的样子,好像再配合点烟雾,就能羽化登仙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让人爱而不得,又恨得牙痒痒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时间让人成长,曾经看了就会让自己心虚到妥协的神情现在看来也就那样。沫然一脸平静:“我知道,也确定自己清醒。不是说要试试,来吧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说着她就要背过手去拉下拉链,却被他一把扣住手腕,“你确定要这么试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确定啊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挣开他的桎梏,继续自己的动作,“如果你不确定,大可叫我停下来?!被八湔饷此?,她却压根没有停的意思。很快,胸前贴身的遮挡一松,诱人的白腻半遮半掩,她抬起眼皮,“所以,你还要让我停下来么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挑衅起了作用,程烈的眼神霎时变得危险莫测,如同盯紧了自己猎物的野狼,一个血盆大口,就能将她吞噬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如临大敌,终于有了一丝紧张感,她告诉自己不能退缩,脚步却不听使唤地向后挪了挪,“你——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比她更快的,是程烈的长腿,他一手钳住她的下巴,眼角通红,咬牙切齿道:“你看清楚了,我是程烈,不是别人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“……疼?!?nbsp;    
      沫然是真疼,与欲望沾上边的程烈粗暴得跟另一个人似的,太久没体验,她有些不习惯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见她吃疼,程烈晃了神,他松开手上的力道,与此同时,又揽紧了沫然的腰身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像是怕她跑了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但沫然从不是逃兵。她会直面自己的问题,并痛快地,解决问题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裸露的后背忽而贴上一手心的冰凉,她冷得一哆嗦,本能地与男人挨得更近了一些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这点细微的举动取悦了程烈,他眼中的火热退下些许,手上的动作却是愈发地不规矩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指尖一勾一挑,短裙应声而落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冰凉的掌心逐渐变得温热,从脊背,到后颈,再穿过腋下,停在胸前——     
      程烈一口吞下了沫然将将溢出喉咙的呻吟。     
    《艳火燃情》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幻神书庄】回复【123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爱生活爱阅读,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
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收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收藏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社区活动
法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1.1万例 累计110070例

维也纳酒店成立于1993年,以舒适和优雅,顶级食品,豪华品质【....】

654人往期回顾
关于本站/服务条款/广告服务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城厢生活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城厢生活网 X1.0
足球 网站 中信证券| 红扒鱼肚网| 西式芦笋汤网| 时尚在线| 飞库爱| 鸭羹网| 川贝炖鹧鸪网| 嫁我网| 搜易得数码商城| 沙拉蛋网| 商都网| 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官网| 炖人参汤网| 石狮日报| 檀扇鸭掌网| 山东菜丸网| 荷煲老鸭汤网| 文明网| 炝冬笋网| 爆两样网| 锅贴鱼片网| 围炉火锅网| 鲤鱼补血汤网| 东南新闻网| 世贸人才网| 中国教师人才网| 驻马店新闻网| 鹦鹉莴笋网| 炝冬笋网| 中国中小学教育教学网| 锅烧白菜网| 中国社会科学院| 延边新闻网| 牡丹江大鹏新闻网| 乌鲁木齐信息港| 电脑报| 三色鸡丁网| 锅烧白菜网| 温州新闻网| 博客园| 椒麻鸡片网|